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乡村叫卖声赵领月

2018-08-08 19:03:10

乡村叫卖声赵领月

早时的农村,物资贫缺,商品匮乏,更没有品种齐全的超市,人们所需的生活用品,除了从繁忙的劳动间隙里挤出点闲空赶趟乡集进行补充外,大部分还要靠走街串巷的小商贩们来接济。所以,那韵律各异的叫卖声和音质不同的助卖响器,便给人们带来了丰富物资文化、建立生活保障不可或缺的神圣福音。

在乡村的货郎队伍里,叫卖时使用梆子作响器的有三路人马,一路是卖豆腐的,一路是卖肉的,另一路则是卖香油的。因行当不同,梆子敲出的节奏与韵律也就不同。梆梆梆节奏缓慢均匀是卖豆腐的:梆、梆、梆,节奏急促密实的是卖肉的;梆梆、梆,两急一慢,悠悠发颤的则是卖香油的。这三套老梆子调自古沿用了千百年,至今仍一成不变,所以不管大人小孩,只要一听梆子的节奏,都可分辨出是卖豆腐的还是卖香油的来了。

商贩们经营的商品不同,干的行当不同,叫卖的方式更有所不同。一类是单靠嗓子吆喝的,像卖小鸡的、弹棉花的、卖干粉的。一类是既吆喝又辅以响器的。像磨剪子戗菜刀的,总是先亮开嗓子喊一声:磨剪子啵嚎戗菜刀!接着便抄起小马号,大大的吹上一声。收破烂换泥娃娃的,要先当当地敲一阵小铜锣,吹一阵泥娃娃屁股上的竹口哨,然后便张开大嘴,喊一声有卖破烂的啵!还有一类倒省事,光靠吹打响器,从来不开口吆喝。如卖酱油醋的手里摇着一杆铜铁打制的大拨郎鼓,拨郎拨郎拨郎、拨郎、拨郎,摇得满街响。锔盆子锔碗的师傅最文明,小车上面有个木架,木架中间挂着一面小铜锣,铜锣两边各垂着一个小铁珠,老师傅进得村来,故意将小推车前推推,后搡搡,那晃动的小铁珠就打在了晃动的小铜锣上,发出叮当叮当的响声,人们一听,就知道来了哪路神仙。剃头的师傅手里拿的东西叫唤头,是个长约一尺多的两根铁条,外观像把大镊子,一头固定为把手,一头微张为开口,操作时左手握紧把手,右手用一根半尺长的铁棍插入两根铁条中间,使劲向外一挑,便发出嗡嗡的响声。最让人叫不准名称的是缚笤帚的师傅手中抖动的那个大呱嗒子了,它是在一个木把上拴上两根皮条或铁丝,其上一层层次第错落地穿着三十多片厚厚地铁叶子,长长的像把倒垂的拂尘,用手一抖,哗啦、哗啦地响。此物各地有各地的叫法,准确的名字谁也说不准,我们只能根据它的形状,称其为呱嗒子了。

农村娃见不到大世面,能跟在叫卖的货郎身后跑一阵子看看热闹,算是最大的开心和享受了。

开春树刚冒芽儿,村头就响起小鸡吆嚎来买小鸡吆!的吆喝声。等卖小鸡的商贩一落担或一停车,最先围拢过来的就是蹦蹦跳跳的孩子们。大家调皮地学着卖鸡人的声音,装腔作势地一阵乱吆喝,逗得婶子大娘们笑个不停仓库料盒
。婶子大娘们一边围拢过来,一边讨价还价,或蹲下身子、或弯下腰来,像一群小鸡一样叽叽喳喳地将手伸进箩筐中,细心地挑选起来。

人们把锔盆子、锔碗、锔大缸的简称锔镏锅的,几乎家家户户都经常同他们打交道。我们村常来的那位锔镏锅的师傅姓黎,是清凉江北岸后黎庄村的。此人眼上架着近视镜,穿着也很整齐,像个大先生,人们称他黎师傅。每次一进村口,就将小货郎车一推一搡地把小铜锣弄得叮当响,人们就循着响声,拿了待锔的破盆破碗跑出来,交给黎师傅去修复。黎师傅走到大槐树下,放稳车子,接过人们递上来的破盆破碗,反复对缝,认真修补起来。趁着黎师傅干活的功夫,我们不会闲着,有的拿着半截秫秸,有的折个树枝,好奇地去桶木架上那盏小铜锣,使其一阵叮当乱响。

最受孩子们待见的,是河东卞庄村那个收破烂的老头了。他不但收购人们的破烂,还捎带收鸡蛋,卖泥娃娃,卖糖果、瓜蔬、针头线脑,是个十足的百货货郎。他的叫卖也很有特色,当当当一阵锣声后,便亮开沙哑的嗓子吆喝道:猪鬃、猪毛、羊毛、破布扯、烂套子、旧鞋来卖吆弹性柱销联轴器
!话音刚落,又操起泥娃娃屁股上的竹哨,嘟嘟哇、嘟嘟哇地吹上两口,随即又亮开嗓子喊:也卖、也换、也要鸡蛋!到此稍作停顿,蓦地又补一句:蹦瓜!(土语:一种圆形的脆瓜)。我们边跟在他身后跑,边学他的吆喝声,成了孩子们心目中最受欢迎的人。当然,我们最贪恋的还是他货郎车上那些好玩的泥娃娃和新鲜的糖果、瓜果们。

现在农村,那些串乡叫卖的商贩越来越少了,特别是像锔镏锅的、剃头的、弹棉花的,随着时代的进步早已断绝了踪迹。那吃的用的生活用品,都进了商品齐全的农村小超市,村村都有,伸手就来。偶尔可见的,也就剩下几份卖鲜豆腐的和开着电动车下乡收废品的了。不知为了啥,乡村里少了小商贩们那南腔北调的叫卖声和千奇百怪的响器的吹打声,反倒觉得乡情淡漠了,空气清冷了模温机

磨剪子戗菜刀

(资料图片)

卖油吆喝

(资料图片)

(:water)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