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池信息港

当前位置:

寬帶反壟斷調查擴大廣電加入戰局上演三國殺

2019/04/30 来源:河池信息港

导读

摘要:備受關注的寬帶反壟斷調查在擴大,廣電系統被納入取證范圍。本報獲悉,中國廣播電視協會有線電視工作委員會正在積極準備材料配合國家發改委反壟

摘要:備受關注的寬帶反壟斷調查在擴大,廣電系統被納入取證范圍。本報獲悉,中國廣播電視協會有線電視工作委員會正在積極準備材料配合國家發改委反壟斷局的調查取證工作,歌華有線等廣電運營商也正在接受發改委的相關調查。

备受关注的宽带反垄断调查在扩大,广电系统被纳入取证范围。本报获悉,中国广播电视协会有线电视工作委员会正在积极准备材料配合国家发改委反垄断局的调查取证工作,歌华有线等广电运营商也正在接受发改委的相关调查。

而被指为此次调查“幕后推手”的广电系统,也于11月14日公开就宽带反垄断调查表态。多位广电人士当天对本报表示,广电并不是此次反垄断调查的“幕后推手”。广电总局科技司的一名相关负责人士并表示,“央视的报道引用数据存在偏差和过时,明显是有问题的,人民邮电报的回应在很多地方是有道理的。”

但同时,广电方面表示拥护和积极配合国家发改委的调查工作,并希望此事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一定要调查到底并作出妥善处理。

广电系统更将此次调查视为契机,希望能够藉此获得宽带、IP固话等增值电信业务平等的参与资格。

目前,广电总局在加紧筹建有线络公司。有望在今年年底挂牌的这家公司旨在与三大电信运营商在宽带等增值电信业务上展开竞争。

“对于具有5000多万双向用户,即将全面建设下一代广播电视NGB的广电来讲,如果不能平等地参与未来宽带市场的竞争的话,那将是国家投资的巨大浪费。”上述广电总局科技司有关人士向表示。

对这场涉及电信和联通、中国移动、广电三方的风波,新华社11日发表的评论认为,此次发改委反垄断调查针对的是互联服务提供商(ISP)的专线接入市场的垄断问题。无论发改委反垄断调查终究结论如何,这都是一场与普通用户的宽带价格没有关系的“神仙战”。

但《人民》14日发表来论表示,反垄断调查并非“神仙战”,它与千千万万消费者的利益有着割裂不开的联系。反垄断调查也是契机和动力,让普通消费者能够关注之、催促之,从而鞭策相干各方,以更加积极审慎的态度,为行业健康发展做出努力。

广电否认是“幕后推手”

属于广电系统的央视11月9日发布电信、联通涉嫌宽带垄断被调查的,使得广电被部分舆论视作此次调查的幕后推手。工信部下属的《人民邮电报》、《通信产业报》随后点名反击央视,让广电、工信两大系统的矛盾公开化。在海外上市的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股价也经历了惊心动魄的暴跌和一系列诡异的变化。

为此,有观点更认为这是精心策划的阴谋,是体制下的部门利益争夺的闹剧。

中国广播电视协会有线电视工作委员会会长陈晓(微博)宁就此向本报回应说,“很多人怀疑央视的报道是广电为了部门利益在背后推手,如果有证据他们可以去举证。事实上,央视、人民邮电报都是主流媒体,关注这件大事很正常。”至于广电有关企业配合发改委调查,陈晓宁解释说,“我们是听到消息后主动配合调查的。”

对于央视的报道及人民邮电报的反驳,广电内部也有不同的看法。

上述广电总局科技司人士表示,“在发改委调查结论还没出来之前,央视就下结论说要判罚几十亿元,而且引用的数据存在偏差和过时,这显然是有问题的,人民邮电报的回应在很多地方是有道理的。”

视讯中国副总经理包冉则表示,“在央视报道的互联接入方面,电信和联通的确不存在垄断,但是关键是工信部拥有发放基础络运营商牌照和国际互联出口的资历,而电信、联通则具有90%以上的国际互联出口资源,并因此向其他宽带运营商收取费用。”

“这才是垄断的核心所在。”他说。

宽带反垄断调查扩大 广电加入战局上演“三国杀”

“这事一定要调查到底”

但是广电内部几乎一致认为,这次反垄断调查是个很好的契机,希望能够加快ISP牌照开放的进度。

陈晓宁表示,“我们对这次调查坚决拥护,我们希望这事情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一定要调查到底并作出妥善处理。”

广电运营商一直希望在宽带领域有所突破,但是到2011年中国广电宽带的总用户数量只占到整体用户范围的3%,按照广电总局副局长张海涛的说法,“相比美国广电运营商宽带市场占比达到27%,中国处于不正常的水平,关键是宽带运营的牌照没有向广电开放。”

广电、电信1999年出台双向禁入的82号文,这让广电进入宽带的愿望被限制了十多年,中间只有杭州华数、天威视讯等广电运营商在个别区域进行了宽带用户的拓展。

陈晓宁认为,过去10多年电信企业利用行政权力限制和阻碍有线电视企业进入这个领域。虽然互联接入领域在中国入世作出开放许诺后,有很多的合资企业和民营企业进入,但有线电视企业申请互联业务一直不被批准。

他说,中国有少数有线电视企业获得了当地ISP经营权,但是要交的钱太多,本钱的50%都交做出口流量费,“非常不合理”。

“电信运营商也并非主动的垄断,由于当时国家将宽带牌照等划归了原来的信产部管理,这才造成现在的局面。”歌华有线副总经理罗小布指出,“既然开放了部份业务,那么在这些领域就应该依照市场化的价格来操作,采取断、高额宽带和出口结算费等方式都要改变。”

对于受到指责的宽带领域垄断,也有不同意见。人民邮电报总武锁宁认为:“这是由接入的规模化生产的性质本身决定的。”

他说,由于线路铺设成本巨大,加上全覆盖、双备份、多线路等各种电路维护措施,以及承担普遍服务,与国际电缆商之间进行结算等因素,宽带注定需要集中在几个技术过硬实力雄厚的专业大公司手里。

“联合中国移动一起来争取”

眼下广电面临的局面是,一方面在宽带领域难以取得突破,一方面传统的有线电视业务又受到电信IPTV的冲击。到今年11月中国IPTV用户数量超过1300万户,而数字电视用户数量今年以来增速大幅放缓,有的地方甚至出现下降。

广电将此归咎于电信与部分内容集成商合作的IPTV业务。陈晓宁认为,电信企业以低于本钱的价格销售商品,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有些地方的电信企业在做IPTV业务,将其和电信业务打包销售,打出的广告是:“你看我的IPTV,免收有线电视收视费。”

按照广电方面的看法,数字电视、电力等垄断行业的价格是政府根据成本核算和监审的,没有自己调剂的资格,而电信的IPTV业务前期投入很大,但是却免费,“这说明他们的宽带或通讯业务存在暴利。”陈晓宁说,“我们希望发改委也将IPTV成本核算进入政府定价本钱监审。”

广电希望借助这次反垄断调查将电信设置的政策壁垒轰开。2010年1月国务院发布的三融合总体方案一度让广电看到了希望,但由于广电总局目前的市场竞争主体过于分散,因此还没有取得全国性的国际互联出口和基础络运营商牌照。

目前,广电总局主导的各省有线络整合已接近尾声,已有20多个省份完成整合或省络公司挂牌。有线络公司也进入挂牌前的冲刺阶段。广电总局还计划将上海试点的NGB络全国推广,这些需要至少2000亿元的投资,其目的就是要用高清数字互动电视对抗电信的IPTV,同时在宽带业务上成为第四大运营商。

“将来国家络公司挂牌后工信部是否会将基础络运营商牌照和国际互联出口给它,这都是未知数,为了互动电视和宽带广电将进行大规模的投资,如果不给他们参与市场竞争的资格,那末前期的络改造投资就要打水漂。”中广互联CEO曾会明说,所以这次发改委的调查对广电来说应该是个契机。

广电行业专家吴纯勇认为,如果能够抓住这次契机,说服国家决策层把诸如互联接入和国际出口和IDC交给中国有线行业一部分,“哪怕扯开一个切入的小口子,这都是进步。”

在策略方面,他建议,广电应该与中国移动合作来争取平等的参与资格,“因为这也是中国移动的诉求,过去几年中国移动在固定宽带业务上也面临着艰难的局面。”

有电信行业专家指出,对于此前业务带有公益性政策性,缺乏市场运营经验的广电运营商来说,即便通过这次反垄断调查获得了基础络运营商的资格,其能否运营后也是个未知数,之前广电在CMMB移动多媒体电视等领域的举步维艰就是例证,也许与中国移动战略合作是广电获得牌照后的选择。

璀璨金星独步夜空12月7日将达亮
360米高城市阳台看济南真爽图
杭州打造大学生创业者的黄埔军校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