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明末重臣曹思诚上

2018-08-08 18:32:38

曹思诚,字孕一,又字仲参滴水盘
,明清之际景州人,故居在今河北景县后留名府乡西路古庄村,曹氏祖茔尚在。曹思诚墓在破除封建迷信中被毁,封土及神道两侧石兽基座保留至今。文革前,景州城内有曹氏四世一品石坊。据清康熙版《景州志曹思诚传》载,曹思诚生而沉静简默,10岁就写得一手好文章,14岁入州学。明神宗朱翊钧万历三十一年(1603年,31岁)乡试中举,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32岁)进士及第,授河南泌阳县知县。万历四十年(1612年,40岁)授工部主事,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41岁)改兵部职方司,万历四十二年(1614年,42岁)擢吏部主事,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43岁)补(吏部)稽勋司,历(吏部)验封、考功司,升(吏部)文选司郎中。明熹宗朱由校天启五年(1625年,53岁)拜太常寺卿,天启六年(1626年,54岁)为太常寺正卿,授通议大夫,历刑部右侍郎、刑部左侍郎、吏部左侍郎、户部尚书理吏部左侍郎事,天启七年(1627年,55岁)加太子太保,拜都察院掌院事、左都御史。曹思诚于明思宗朱由检崇祯二年(1629年)四月,罢职回景州故里。

曹思诚是个有争议的人物。这样一个身居高位的人,《明史》无传,民国年间修撰的《景县新志》仅载荐辟表,而没有个人传记。据说,满人进京,定鼎中原,广召前明官吏留任。清顺治元年(1644年)八月二十一日,曹思诚因保卫乡里治安有功,经地方推荐应召进京,于十月初六觐见顺治皇帝,上表说,恳圣旨俯赐回籍调理,以全余生,以年老体弱为由力辞官职。《明史魏忠贤传》载:天启七年(1627年),为魏忠贤建生祠,故天下风靡,章奏无巨细,辄颂忠贤,宗室若楚王华煃,中书朱慎鈭,勋戚若丰城侯李永祚,廷臣若尚书邵辅忠、李养德、曹思诚,总督张我续及孙国桢、张翌明、郭允厚、杨维和、李时馨、汪若极、何廷枢、杨维新、陈维新、陈尔翼、郭如闇、郭希禹、徐溶辈,佞词累牍,不顾羞耻。忠贤亦时加恩泽以报之。所有书咸称厂臣不名。

看来,曹思诚已为《明史》列入魏忠贤奸党成员。为了解曹思诚的真实情况,有必要将历史背景搞清楚。明神宗万历年间(1573年1620年),东林党人叶向高、韩爌辅政,邹元标、赵南星、王纪、高攀龙等为朝中重臣,左光斗、魏大中、黄遵素为谏官,魏忠贤一党尚未形成大的气候,到明熹宗天启四年(1624年)形势大变,出现了魏忠贤一党独揽朝政的局面。工部郎中万燝上疏劾魏忠贤被乱杖打死,叶向高因受辱退休而去,吏部尚书赵南星、左都御史高攀龙、吏部侍郎陈于廷及杨涟、左光斗、魏大中等先后数十人被罢官。时间不长又罢免辅政重臣韩爌、兵部侍郎李邦华。史称正人去国,纷纷若振槁,坚持正义的大臣个个离朝而去,就像摇动干枯的树木,叶子纷纷飘落一样,可见魏忠贤一党为非作歹,操纵朝政到了何种程度。

但魏忠贤一党并没有就此敛手。魏忠贤死党王绍徽造《点将录》,将叶向高、顾宪成、邹元标等与阉党斗争的人收入册中,称之为东林党人,以各种莫须有的罪名横加迫害。到了天启七年(1627年),魏忠贤党徒又令天下州县为魏忠贤建生祠,有人甚至上表提出以魏忠贤配享孔子,以魏忠贤的父亲配享孔子的父亲,享受天下人的供奉。蓟州道胡士容不写建祠的文表,遵化道耿如杞入魏忠贤生祠不拜,全部下狱论死。处在这种形势下,似乎只有三种选择,一是与东林党人站在一起,结果是削籍除名,或下狱论死;二是投靠魏忠贤,那就是升官发财,万人唾骂;三是,素食尸位,浑浑噩噩,置身度外。但曹思诚是个有雄心大志的人,他没有选择这三条路中的任何一条,而是选择了这样一条道路:对于魏忠贤,他既不卖身投靠,又不针锋相对,而是曲意逢迎,有了机会再一展身手,为大明江山的复兴尽一己之力。所以,别人上书称厂臣,他也称厂臣,甚至有时也不得不对魏忠贤进行歌功颂德,如《明史》所说,表现出一种厚颜无耻的媚态。

清康熙版《景州志》收录明东阁学士、礼部侍郎、清刑部尚书艾元徵为曹思诚撰写的《墓表》,道出了墓主的两难处境和复杂心情。对《墓表》中的文字(略),我们似乎可以这样理解:曹思诚在明天启末年登上高位,怀着殷尤启圣,百度维新的宏图大略,希望能振风纪之颓,化畛域之堑,做一些对国家有益的事情,挽救大明江山于即倒。但是,为什么曹思诚的愿望没有实现呢?面对那种党争纷仍的局面,他就像北宋的苏轼一样,为洛党与蜀党的政治斗争而心焦如焚,做到折冲权衡、两全其美又谈何容易!曹思诚虽身负重任,有激浊扬清之责,但在那种冰封雪冻,千山如镜的严酷现实面前,就算自己火热的胸膛可将一山融化,于大势已去的大明江山又有何补!曹思诚的理财能力超过唐代肃宗、代宗两朝执掌财政大权、一心为国、锐意改革的刘晏;他既是大明朝的两朝元老卡斯罗犬价格
,又身兼帝师的重任。但是,当他权柄在握,登高望远,一展抱负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处在他人屋檐之下,连抬头看路都是天大的难事。《墓表》的作者将曹思诚视为高山北斗恒温摇床
,太阳山上高大的若木,为自己不能常侍于左右而惭愧。他相信,多少年后,一定会有人理解他、怀念他,穿过眼前这片茂密的松柏,来到他的墓碑之前,悼念这位生不逢时、乱世忧国的贤人。

天启七年八月,熹宗病死,崇祯皇帝即位,魏忠贤一党的厄运就到了。当年十一月,发配魏忠贤凤阳安置。魏忠贤刚刚上路不久,朝廷又下令逮捕治罪。这时魏忠贤已来到阜城,听到这个消息后上吊自杀。朝廷下令将魏忠贤处以碎尸之刑,在河间悬首示众。

(:一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