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池信息港

当前位置:

爱在悲情现场弥漫胶济线列车事故营救大纪实

2019/08/20 来源:河池信息港

导读

爱,在悲情现场弥漫 胶济线列车事故营救大纪实摘要:“4.28”胶济线列车相撞事故发生后,医务人员、武警官兵、人民群众等立即开展了一场生死

爱,在悲情现场弥漫 胶济线列车事故营救大纪实

摘要:“4.28”胶济线列车相撞事故发生后,医务人员、武警官兵、人民群众等立即开展了一场生死大营救。

事故受伤者在治疗

舜5月2日讯 一名女乘客获救后被送往医院途中流着泪说: “绝望的时候,看到了武警!”

当一名已经昏迷的中年妇女被官兵从车厢内奋力救出时,当一名体重200多斤的男子被官兵托举着从头顶传送到地面时,当一名双腿骨折的少女被官兵背上救护车时,600名武警山东总队官兵用无处不在的橄榄绿让身陷胶济铁路“4·28”事故的人们看到了生命的希望。

50分钟,救援部队快速到位

4月28日5时40分,接到淄博市公安局指挥中心要求参与救援的指令后,武警山东总队淄博支队200名官兵快速反应,从集结部队至到达事发地域仅用了50分钟,是所有参与抢险救援力量中个到达救援现场的。

随后,总队直属支队的300多名官兵以摩托化开进的方式紧急增援。各参战部队自带宿营车、帐篷、发电机和炊事用具,到达抢险地域展开救援。同时,各类保障分队迅速搭建临时救护所、旅客休息室,为滞留旅客提供休息、医疗和饮食保障。

“看到几名武警跑过来,我知道自己可以活下来了”

武警官兵采取划分区域,明确,拉搜寻的方法,对颠覆的14节车厢实施逐窗户、逐座位搜寻,确保不漏一个幸存者,不丢失一件行李,不留一处死角。

救援过程中,官兵们冒着6级大风,全然不顾侧翻车体部件松动带来的危险。参战官兵6人一组搭成人梯,攀上两米多高的车厢,用锤子打碎玻璃,从窗子把受伤旅客逐一救出。为了确保生命垂危的旅客不在转移过程中加重伤情,大多数官兵都是半跪在车体内,手举、头顶、肩扛……14个小时里,大家共转移出伤员170多人。

一名女乘客的左腿被变形的卧铺死死夹住,动弹不得,鲜血直流。“就在我已经感到绝望的时候,透过车窗看到几名武警战士正向我跑过来,我知道自己可以活下来了!”获救后在送往医院途中,她流着泪说。

医护人员边流泪边搬运遇难者遗体

由于事故发生在凌晨,大多数遇难者是在睡梦中失去生命的,而随身携带的贵重物品仍留存在布满血迹的遗体上。现场总指挥命令,由武警山东总队医院派遣的医疗分队配合地方民政、卫生部门,对遇难者遗体逐一编号后运送到殡仪馆。

医疗分队的军医大部分为女性,虽然对尸体司空见惯,但对这样的场面却也是次见到。多数军医是流着泪完成编号、装袋任务的。

经过6个多小时的连续奋战,70具遇难者遗体全部收拢完毕。他们清理出大量的现金、证件和首饰,全部登记整理后上交。

村民杨丙潞两度赶到现场救人,他大吼着: “能救一个是一个!”

4月28日凌晨5点左右,淄博市和家庄村民杨丙潞早早起床,准备拉上几袋玉米到附近的集上去卖。“救命啊,火车翻了!”一位女子凄厉的声音突然从大门外传来,他马上开门一看,只见一位中年妇女满脸是血,衣衫上沾满了泥土,在小巷里不停地叫喊着。

杨丙潞放下手中的活儿,马上和另外几位村民向现场跑去。翻倒在路基下的火车,到处是浑身鲜血的伤者,甩了一地的床单、鞋子、皮包……看到眼前的场景,杨丙潞不由得大喊一声“快来救人”,接着便跟在医护人员后边,帮忙往救护车上抬伤员。

在参与救助了七八个伤员后,满头大汗的杨丙潞又爬进了侧翻的三号车厢。他发现一位30多岁的男子一脸惊慌地坐着,腿上鲜血直流。看到男子将一个棕色的皮包死死地抱在怀里,杨丙潞火了:“都什么时候了,还惦记着东西!”他将男子的皮包夺过来扔到一边,奋力地将其扛出车外。接着他又回过身去,将刚刚扔下的皮包捡起,递给男子,然后又扭头钻进了四号车厢……

7时许,救援队伍越来越多,民警和武警官兵为维持现场秩序,要求杨丙潞等附近村民离开,由专人施救。杨丙潞回家换了身衣服,脑子里却仍想着伤者们的惨状。“不行,我还得回去。”他不顾妻子的劝阻,转身又奔向现场。被一位民警拦下后,他大吼着:“我已经救了两个小时人了,能救一个是一个!”接着他从一旁的医务人员手中接过担架,又忙活起来。

就这样,杨丙潞一直忙到上午9时。慌乱中他的右腿还碰到了救护车的车门上,撞了一道大口子,但直到回家后他才发现。

混乱的车厢中,两名大学生站了出来,镇定地指挥乘客展开自救 :“大家都别慌,先出去要紧!”

4月28日4时48分,事故发生后,5034次列车第三节车厢内乘客惊叫不断,场面混乱不堪。危急时刻,青岛农业大学大二的学生陈文龙和郝灿琨却显得异常镇定,在20多分钟内将20多名乘客从车窗安全地送到外面。

事故发生时,已经站了5个多小时的他们尽管已经毫无精神,但还是非常明显地感觉到车厢开始异常震动,而且震动越来越厉害。“砰”的一声,列车突然停下来了,而他们所在的第三节车厢已经脱轨倾倒。“救命啊!”顿时,很多乘客都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无所适从。

此时,站在车厢中间的小陈和小郝也差一点摔倒在车厢里。意识到火车发生事故后,小陈并没有像大部分乘客一样慌乱,相反大声地喊着:“大家都别慌,先出去要紧!”随后,两人找到一个距地面近的窗户,本能地用脚去踹窗玻璃,但是试了几下没有成功。小郝仔细一看,发现车窗是推拉式的,便用力将一半窗子推上去,空间刚好可以钻过一个人。小郝和另外一名乘客迅速从窗子处钻出去,在外面做接应。小陈则留在车厢里面组织附近的乘客逃生。

车厢里面的乘客乱作一团,而有些乘客在车厢里面忙着找自己的行李。小陈马上阻止:“别管行李了,先出去!”很多乘客很快醒悟过来,纷纷赶到车窗附近。于是,小陈和一名乘客在车窗附近拖着乘客的身子通过车窗送到外面,而小郝和一名乘客就在外面将乘客接送下来。看到身边的乘客一个个被安全地送出去,车厢里面的乘客也开始安静下来。

十几分钟过后,车厢里面的乘客已经基本上被送到了车外。有些乘客开始担心自己的行李,想回到车厢里面找。一直留在车厢里的小陈发现后赶紧劝阻乘客,自己又在车厢里面把能找到的行李全都扔出去。事故发生20多分钟后,小陈成为一个离开5034次列车第三节车厢的乘客。

忙碌了20多分钟后,天已经微亮。直到此时,小陈才感觉到手臂和额头疼痛难忍,原来手臂被划伤,额头也擦伤了。28日上午10点多,在济南汽车东站见到了陈文龙和郝灿琨。谈起当时的情形,两人显得很平静。他们说,其实当时有很多人在帮着救人,他们只是其中的一分子。

刚过百天的孩子安然无恙年过八十的老人只受轻伤:一家四代躲过一劫。 当淄博市王家镇前坡村的刘凤英和老伴赶到现场的时候,已经有好多人在忙着救助伤员,他们也赶紧加入了营救的队伍。

过了一会儿,有人喊了一声:“谁家有梯子啊?”原来火车翻了之后,困在车厢里的人爬不出来,爬到车顶的人也不容易下来。刘凤英看到这个情况,不知道从那里来的力气,马上站出来,一路小跑从家里扛来了一架梯子。

村子里20多个人有人帮忙扶梯子,有人下去帮伤员爬出车厢,年事已高的刘凤英也颤颤巍巍地爬到了梯子上,接过一个还包在被子里的小孩。旁边一个30岁左右的年轻妇女早就迎了过来,顾不得擦干头上的血,先把孩子抱过去上上下下仔细检查了一遍,幸运的是,虽然孩子一直在哭,身上却并没有什么伤。

刘凤英劝妇女赶紧抱着孩子上救护车,妇女却仍然一脸焦急地望着车厢,“我们家还有三口人在火车上呢。”原来她的丈夫、妈妈和姥姥还都困在车厢里,他们是一家五口,孩子才刚满百天,姥姥则已经80多岁了,一家人本来是想去青岛旅游的。

整整四代人,万一有点闪失可怎么好,刘凤英替他们捏了把汗。没过多久,家里其他人也都陆陆续续地被救了出来。出人意料的是,80多岁的老太太头部和腿部出了点儿血,不过没有什么大碍,其他人也都只受了点儿轻伤。一家五口竟都平安无事,刘凤英和周围的人都不禁为他们松了口气。

老大娘给获救乘客送来自家蒸的馒头。

4月28日早上6时许,当赶到胶济铁路事故现场时,发现周围的村民自发地赶往现场积极实施营救。在现场看到一个约有70岁高龄的老太太,她正提着篮子挨个给刚刚从车厢里救出来的乘客递上自家蒸的馒头和香椿芽咸菜,还有暖水瓶里装的热水。

7时许,看到附近的很多村民扛着锄头、铁锨等农具,陆续赶到现场,他们砸破车窗帮助乘客脱险,还有的空手上前营救。在附近施工的工人,也开着起重机加入了营救队伍。(据《齐鲁晚报》)

手机微商城怎么开店
有赞微商城平台怎样
有赞微商城入驻费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