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池信息港

当前位置:

那年她途中拐了个弯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河池信息港

导读

青春激荡总是令人回味,每想起那年夏天,她都会一脸甜蜜。  ——题记    妞子是去看小娟和她孩子那天再次见到风的,不想这一见,让妞子怦然心动

青春激荡总是令人回味,每想起那年夏天,她都会一脸甜蜜。  ——题记    妞子是去看小娟和她孩子那天再次见到风的,不想这一见,让妞子怦然心动。  说起风,妞子并不陌生。  风是小娟邻家的哥哥,中学时,妞子小娟初中,风上高中。由于是同班,上学又正好路过,所以妞子常来找小娟,对风也就很熟习。都在一个学校,风也像对待妹妹一样地呵护着她俩,不让外人欺负,上学放学还担任着保镖护卫着她们的安全。不过那时,妞子小娟都还是黄毛丫头,风也是个毛头小子,对于风的呵护,两个丫头不仅不放在眼里,有时还合起伙来捉弄风。  初中毕业后,受当时环境的影响,妞子和小娟都没有再继续读书,接父亲的班进了矿山。风的父亲也想让风顶替自己到矿上工作,但风就是不肯,仍一心一意地苦读。后来,风终于考取了警校,之后妞子就再没见过风。  女孩子一走上社会,总是成熟的很快。工作几年后,小娟便嫁了人,风这时也从学校毕业分配至家乡的公安局。妞子从小就好看,长大后更出落的跟一株出水芙蓉似的,还一笑倾人。几年来,妞子家的门槛都被踏破了,说媒的人一拨接着一拨,可就是没一个让妞子一见钟情的。小娟有了孩子后,因没人照顾就回娘家渡产假,于是妞子就与风不期而遇。见到风的那天,妞子的脑子一下子就不好使了,说话也口吃了,有许多意思想表达,可心里有小鼓在咚咚地敲,就是不知怎么才能说出口。但脑子里却老是晃悠着一个词,让妞子记忆犹新:“王八看绿豆。”啊,呸!呸!呸!读书少就是没文化,关键时候怎么想起这么个晦气的词。  经过几年大学的深造,如今已是一名警察的风,早已相貌堂堂,一表人材,尤其是穿上那身橄榄绿的警服,更是英俊潇洒,人见人爱。看着看着,妞子就失了神。  “妞子,妞子,你干吗呢?橙汁都滴了孩子一脸。”树荫下,小娟莫名其妙地看着妞子。妞子的脸立马便洋红染了一般娇艳。  “好你个小娟,你敢嘲笑我,看我怎么让我外甥折磨你。”说着,妞子就用手指拨弄着孩子的脸,“毛孩,乖,听小姨的话,吃奶时别留情,用力吸,也让你妈好好享受享受当母亲的滋味。”  “好了,妞子,你别说了,你一提吃奶我就毛骨悚然。奶水一直下不来,这阵子叫这小子把我吸的浑身都疼,我恨不能打他一顿,可我妈说,女人都要过这一关。你将来不也一样?”  妞子的脸更红了,伸手就在小娟的肩头打了一拳。“好了,别闹了,你老公给你买黑鱼吃了吗?”  “吃了。”  “那甲鱼呢?”  “也吃了,可不见效。”  “实在不行就别受罪了,就喂奶粉吧。”  “可不都说母乳喂养好么,受点就受点吧。等你做了母亲,你就会明白……”又是一阵撕打、调笑。  这之后,妞子就常来看小娟和孩子,有时候她会提前半小时或一小时上班,途中拐到小娟家来看看。妞子明白,看小娟和孩子只是个幌子,想见到风倒是她心之所向。  就这么着,一种暗暗滋生的情愫、一种从未有过的冲动,在这夏天里如同欣欣向荣的庄稼一样,在妞子的心底疯狂地生长。  见到风的机会很少,有时候十天半月,风办案也不归家,有时候即便是回来了,风也总是呆在屋里看书不出来。妞子总是寻找着机会撞见风,但风只会笑笑说:“妞子,来啦!”然后就只顾做自己的事去了。  妞子很生气,“妞子,妞子,你以为我还是个小孩子,就不能叫我大名,或干脆叫×××同志也行。”心里虽是这么想,但妞子还是能为见上风一面,而且说上一句话而激动一整天。  妞子的一举一动当然逃不过小娟的眼睛。一天,小娟边哄孩子边嘻笑着说:“我们妞子妹妹该不是有意中人了吧,让我来猜猜,他是谁呢?是前道房的虎子,还是后边刘姨家秀三?噢,天那!该不是风哥吧?”  “风哥,风哥,听你叫的亲,别忘了你已明花有主,可不要让某些人打了醋坛子。”  “我看打了醋坛了不是别人,是你吧。我从小就这么叫的,我不怕。唉?对了上学时你不是也这么叫的么,怎么现在倒不中听了?”妞子的脸一红,“我不跟你说了,你是常有理,有常理,算我交友不慎,行了吧。”  “好,妞子,这河还没过呢你就拆桥。别忘了,我可占着天时、地利、人和,有你求我的时候。”说着小娟故意将脸一绷,不理妞子。妞子一看,还真心里就没了底,又满脸陪笑,“好小娟,是我不对,行了吧。”见小娟还是不理,又道:“好姐姐,妞子罪该万死还不行么。”  “呸!呸!呸!你这死丫头,尽说些不吉利的话。不过你也是,想让我帮忙又不来讨好我,还让我不高兴,你说这忙我是帮呢,还是不帮?”小娟仍卖着关子。妞子一听,赶紧过来,攀住小娟的肩膀,装着可怜又娇滴地说:“娟姐是好人,你一定不会见死不救的,是吧?”  “唉,好了,好了,一边去,你这死妮子,搞的我鸡皮疙瘩都起了一层。我这有关于风的一些情况,某些人要不要呀?”  “要,要……”感觉失态,妞子赶紧闭了口。不知是憋的还是羞的,妞子的脸居然如燃烧的晚霞一样灿烂。这次,小娟没再调笑,看着妞子,小娟再想:恋爱中的女人就是漂亮,当初自己是不是也这样啊!  当听说许多人给风介绍女朋友,风都一概不见时,妞子即欣喜,又有点忧虑。喜的是风还没有女朋友,起码目前还没看出来有;忧的是风是不是已心有所属。不管怎样,先探探再说,反正机会是自己给自己创造的,或许自己的努力就能获得风的垂爱,也说不准。  之后,妞子一改往日的风风火火而淑女起来。理了多年的运动短发悄悄地蓄成长发,因为她听说风喜欢长发女孩。狠了狠心,她拿出一个月的工资买了一套真丝长裙,换下了整日扒在身上的运动装。这个夏天,妞子如蝶茧一般,不动声色地完成了化蝶的蜕变。一袭飘逸的裙服,当妞子袅娜地走进小娟家时,小娟吓了一跳:“我地个娘来,我还以为哪个女神走错了门,你是从敦煌来的,还是从天上下来的?干吗,要用美人计?”  “小娟,你就不能正经点。看看,怎么样?有女人味吗?”说着,妞子在小娟面前转了一圈,还摆了个姿势。“啧啧,何止是有女人味,和你一比,我简直就不是个女人了。”  可是美归美,女人归女人,风见了即不说好,也不说不好,从风的眼里妞子没有看出光彩在闪耀,风仍是那句:“妞子,来啦!”这让妞子很是纠结、苦恼。  不行,我得主动出击。妞子想着,就在寻找着机会。  不久机会还真来了。一次风带回来许多书籍,妞子见了就说:“风哥,买这么多书,能借我几本吗?”  “行啊,我书厨里有很多,要看什么自己选。”  那是妞子次走进风的卧室,卧室不大但收拾的干净利索,床上的被子叠的有拐有棱,一看就有着一种军人的良好素质。室内除了一张单人床,一张写字台,就是两个大大的书厨,里面放满了各类的书籍。妞子在风的卧室里这翻翻那摸摸,问这问那,磨蹭来磨蹭去,直到小娟喊自己,妞子才拿着早已选好的《少年维特之烦恼》落荒而逃。  还书时,书里便多了一封简短、但大胆热烈而又不失含蓄羞涩的的信。  风哥:  再见面时容颜已变,我们已都不再年少,“哪个少年不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妞子与风哥也不另外。如果有缘,妞子愿与风哥一起在七夕之夜共同见证牛郎织女鹊桥相会。  妞子于1996年7月25日  书还了以后,妞子的心也随着那封信飞了出去。满身的焦虑,一心的忐忑,一天如同一年。煎熬中,七夕来了又走了,妞子没有收到只字片言,到是陆小凤近来天天在妞子下夜班时去接送。七夕那晚小凤还邀请妞子一同赏月,可妞子一口拒绝,因为此时妞子已沮丧到了极点。哼,你是谁呀,让我陪你去赏月,你想的美。  说起这陆小凤,原名叫陆学凤,和妞子、小娟还是初中同学,因为古龙的武侠小说,后来大家都叫他陆小凤,渐渐的居然忘记了他的本名。由于和小娟家住的不远,所以那时上学时小凤也常和妞子、小娟一阵跟在风的后面傻疯。后来妞子小娟初中辍学,小凤继续上了高中,高考落榜后他也顶替父亲的班去了矿上。按说,小凤人也不错,只是妞子见到他时远没有见着风那样一见倾心,反映强烈。  夏天很快就过去了,妞子过得很是煎熬。自从情书送出后,风干脆就躲着不见,妞子心中渐渐地生出了冷意。小凤倒是仍一如既往地接送着妞子下夜班,妞子不反对,也不给小凤好脸子。有时候,妞子觉得其实小凤还是挺好的,尤其是自己在风那里一挫再挫时,耍脸子,小凤也不计较。妞子没事时仍往小娟家跑,上班途中仍要拐个弯,她知道只要自己的希望还没破灭,她就说服不了自己。  9.1一到,孩子们又开始了新学期的一年。风却领回了一个端庄大方、美丽漂亮的女孩,这时大家才知道,她是风的女友,大学的同学,与风热恋多年,她刚刚办理好调动手续,就安排在与风同一个局。  妞子万念俱灰,心中的希望如脸盆中五颜六色的皂泡,轻轻一吹瞬间全都破灭。妞子恨风不及早申明,也恨自己太不自量力。“小娟,你还说帮我,连他有女朋友了你也不告诉我?”妞子气的乱了阵脚,开始兴师问罪。“妞子,对不起,我真得不知道他已有女朋友,我也曾问过风的父母,就连叔叔阿姨也不知道。”  “哼,不愧为搞侦查工作的,隐藏的够深的。”  陆小凤再来约妞子时,妞子爽快地就答应了。  妞子与小凤结婚的那天,风因为外出追逃没能来参加婚礼,但却让人送来了两盆合欢树和一对合欢枕。婚礼异常热闹,有人就让小凤介绍介绍是如何抱得美人归的,小凤有些激动,拿出了一封信,说:“我与妞子能有今天,得感谢风的搭桥,这是妞子写得情书,就是风传给我的。”  “不是,小凤你说我给你写过情书?”妞子有些蒙。  “信都在了还不承认,新娘子怕羞吧!”有人起哄。妞子要过情书,细看,这不是自己写给风的么,怎么到了小凤的手里?再仔细辨认,原来有人对信里的字动了手脚,“风”字全部变成了“凤”。妞子立即就来了气,就在她欲恼怒时,小凤又拿出了另一封信递给了妞子。  凤弟:  妞子是个好女孩,美丽单纯,有生机有活力,但心境较高,所以至今还恋爱不成。你和妞子、小娟是同学,中学时我们就好在一起疯,我也一直把你们当作弟弟妹妹,如今小娟已有了一个不错的归宿,而你和妞子还形影相吊,我觉得你是一个很有责任心的人,你与妞子到很合适,只是没人来捅破这层窗户纸。今天在我和小娟的鼓励下,妞子终于打破传统,勇敢地给你写了封情书,我希望你要好好地珍惜,用你的人格和能力来证明自己,照顾好妞子,不要让哥失望。  你曾不止一次地问我,为什么不谈女朋友。我实话告诉你吧,我早已有女朋友,大学的同学,我们的感情很深,只是分配时没分在一个城市,如今我们正在努力往一起调,这事没办成之前,我不敢声张,甚至是告诉我的父母让他们担心。你是知道就个秘密的人,你可要为我保密哟,我相信不远的将来,我一定会和她团聚的。  对了,凤弟,妞子心高气傲,有时还很要面子,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在她面前再提情书的事,妞子写过这封情书后就很后悔自己的一时冲动,上了我和小娟的当,一直欲要回情书,但我没给。她很可能不承认给你写过情书,但你一定要有思想准备,要勇敢去追,不能退缩,即便是受到妞子的冷淡和讽刺也不能放弃,因为女人一般说话都是反着的,尤其是很要面子的女孩更是言不由衷。我相信我一定能喝上你们喜酒的那一天。凤弟,努力吧,后面的事全靠你自己了。  风哥于1996年8月4日  读完这封信,妞子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流满了面颊。这是幸福的泪,这是被人小心呵护着的泪。妞子仿佛又回到了中学时期与风在一起的日子。  “哥,今天你虽然没能参加我们的婚礼,但的喜酒,我与小凤一定为你留着……” 共 456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什么是浆细胞性包皮龟头炎
昆明哪家治疗癫痫病研究院好
昆明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标签

上一页:我知道

下一页:春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