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池信息港

当前位置:

合格的士兵

2019/06/14 来源:河池信息港

导读

合格的士兵失恋之后,我有些自暴自弃,对香烟的嗜好几乎达到疯狂的地步,大家看见我时,总同时发现嘴角手指上的烟卷儿。潜意识中,我可能将远离我

合格的士兵

失恋之后,我有些自暴自弃,对香烟的嗜好几乎达到疯狂的地步,大家看见我时,总同时发现嘴角手指上的烟卷儿。潜意识中,我可能将远离我而去的她寄托在小小的香烟上,莫非心爱的女人与香烟对我有相似的作用吗?虽两者并非同类,可还有什么能让我摆脱失恋带来的痛苦呢?大作家海明威有一段关于女人和香烟的精彩论述,他说女人和香烟一样,让男人怀着恐惧去爱。女人和香烟的毒性都在于那个屁股,越靠近那儿毒性越大,必然给男人带来的伤害。这话当然没有任何科学根据,而且会有侮辱女人的嫌疑。不过对我们这些失恋的男人来说,听到此种宽慰的话语,有所共鸣实属情有可原哦!那段日子里我有可能创造了吸烟者新的吉尼斯纪录,多的一天我曾经抽了整整四包香烟。计算下来,平均每隔十分钟就吸掉了一支香烟,真有些骇人听闻那!虽然那时候香烟价格低廉,可就我这种抽法每月也要花去工资的一半,可见我已经将爱毫无保留地转移到那些有毒物质之中。

如果说恋爱是上帝派到男女心里的天使,那么失恋之后魔鬼就会乘虚而入,尼古丁就是魔鬼的化身。而我对其却乐此不疲来者不拒。可以说上帝与魔鬼同在,他们轮流掌控了我们的精神世界,让我们在快乐和痛苦中徘徊浮沉。

战友们了解到我的苦恼所在,出于革命友情,他们千方百计为我寻找合适的对象,企图用移花接木来治疗我的失恋综合症。那个被用来作替代的姑娘条件非常优越,是我的同行,无论模样或才华都高出前恋人一头。如果她也和我一样嗜烟如命,成功率也许高得多。然而事与愿违,她简直和香烟不共戴天,看见香烟叼在我的嘴上,立刻就会柳眉倒竖杏眼圆睁,看那架势仿佛要和谁拼命。在这样的仇恨心理下,我们的关系只维持了三天,这段故事后面还要介绍,这里不再罗嗦。

部队的生活是艰苦而枯燥的,打仗是部队的要务,若要想打胜仗,当然需要平时的严格训练。这样的训练绝非走正步排方队,绝非内务整齐划一将被子叠得像刀切一般,绝非养猪种菜让伙食费月月有结余。军队的训练为的是打仗,所以一切都要从实战出发,打仗是什么样子,训练就一定按照这样的模式进行。由于大学里的生活自由散漫,我们显然有些不太适应严格枯燥的军旅生活,因此师长命令我们这些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一律下到连队锻炼半年。我有幸被分配到了师直属防化连,从而接触到了当时所谓的先进武器火焰喷射器。那家伙形状粗壮,端在手里和一挺机枪差不多,乌黑发亮看上去就让人胆战心惊。这家伙用的不是子弹,而是凝固汽油,所以走到那里都得带上两只沉甸甸的压缩汽油罐。可想而知,一个火焰喷射手有多么辛苦,身背四五十公斤还要连滚带爬快速跃进,直到离敌人一百米之内才能发挥强大的威力。凝固汽油从火焰喷射器里吐出的火舌真的像一条火龙,霎那间就将敌人的碉堡或坦克变成一团熊熊燃烧的火海,一千多度的高温无论什么也准得化为灰烬。据说现在这种武器已被淘汰,现代战争是属于高科技的,要想再背负这样一个笨重家伙,靠着爬行接近敌人,差不多面对面用火焰将敌人烧死,那简直如同说相声般可笑。

上了战场用性命相搏,谁都要保全自己,谁都想将对方消灭,这个笨重的火焰喷射器就显得有些惶惶然难以自保。为了保护这个笨家伙,必须调动强大的火力压制敌方,必须转移敌人的注意力,这当然需要付出血的代价。另一方面,在接近敌人目标之前,火焰喷射器手两人一组很难避免敌人的杀伤,很难在毫无伤亡的状态下匍匐前进到能发挥火力的距离。

为了练好杀敌硬功夫,我的确吃了不少苦头,一方面是从来没有接触过这种武器,另一方面由于糖尿病的消耗,我的体力根本就无法达到实战的需要。完全不是夸大其词,我每次训练真的连吃奶的劲头都用出来了,咬牙切齿脸色铁青,眼珠子往外鼓,凉气往肚子里吸,连哭爹喊娘的心都有。有次训练,我勉勉强强爬上一个小高地,还没摆好姿势就觉得眼前发黑,一个倒栽葱像个烂茄子似的滚到沟里。说句实话,我当时真的想就这样死过去拉倒,要说生不如死,非那时我的状况莫属。然而部队正在训练,战友们是一个整体,谁也没权利逃离战场。我还是忍着伤痛,重新爬上了小高地。回想起来,后来能够战胜疾病,重新面对生活的挑战,这样的训练至关重要,战场上不能做逃兵不相信眼泪,生活中也同样不能做逃兵也同样不相信眼泪。

为了发挥火焰喷射器的威力,为了减小我方的伤亡,火焰喷射器手就必须掌握夜间作战的本领。在夜幕的掩护下,那个笨家伙可以悄无声息地接近敌人,可以让耀眼的火龙霎那间将敌人烧得连骨头渣也找不着。谈恋爱需要夜幕的掩护,打仗更需要夜幕的掩护,光明和黑暗完全得根据我们的需要,看来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的好与坏是不存在的。我现在已经彻底落入了黑暗之中,所以对我来说任何人都在黑暗的掩护之下,那个察言观色只属于别人,我在明处别人都在暗处。我的一举一动都像暴露在人们眼前的赤裸裸的目标,让人们轻而易举地看出了我心灵的表露。那么好吧,干脆做一个坦坦荡荡的真正意义上的人,喜怒哀乐酸甜苦辣,真善美与假恶丑统统摆在明处,我还怕什么呢?

谈到夜间作战训练,现在回想起来更加令我汗颜,那简直就是不折不扣的磨难。糖尿病是一种全身性的疾病,由于胰岛素的匮乏,所以血液里的葡萄糖无法被细胞吸收利用,这样就造成了全身无论那个器官都处于营养不良的状态。眼睛作为观察外界事物的器官,作为人类行动的依靠,自然是无比重要的。我当时视力已经开始下降,尤其是夜晚,简直像一个麻雀一样,根本看不清几米开外的东西,这就是夜盲症,老百姓通常称之为雀蒙眼。但我什么也不说,只凭着感觉,凭着手和大脑,硬是坚持着和战友们一道完成了夜间训练。跑着爬着,我会突然被脚下的障碍绊个狗吃屎,结果身上就会多出一处伤痕。想想我现在不见天日被黑暗笼罩着,就像又回到了那个夜间训练之中,要不是经过那样的训练,毫无疑问将会更加伤痕累累。

战友们说那天夜晚满天星斗,几乎所有的星星全出场亮相,它们仿佛就是这场演习的观众。师部决定进行一场实弹夜间演习,为了解放军的光荣传统,也为了发挥咱们军队一贯打夜战的优势,这样的演习是不可或缺的。面对着满天亮晶晶的星光,我肯定是一脸的茫然,因为那些微弱的光芒对我来说就像满头乌发里的一丝白毛,几乎等于零,黑暗重重叠叠在我的眼前筑起一道不可逾越的高墙。然而没有别的路,只有咬着牙硬着头皮,只有靠着我的触觉和听觉,只有靠着平时摸爬滚打练就的工夫才能完成演习。直至今天谁也不曾想过,一个两眼一抹黑的军人竟然能身背火焰喷射器,神不知鬼不觉混过了夜间作战演习,要是有这样的吉尼斯世界纪录,桂冠一定非我莫属。

和我配对的战士姓李,是个胖墩墩沉默寡言的新兵,是一个可以托付性命的战友,要不是有他的帮助,那晚我极有可能就呜呼哀哉一命归西了。我连那两颗拖着长尾巴,几公里外就可以一目了然的信号弹也看不见,只听排长短促地下达出发口令,立刻就按照预定路线和小李一前一后往敌方阵地猛冲。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亡,我们之间保持着三米的距离,我的耳朵竖起老高,紧张的搜索着小李的每一个动静,生怕一不小心被丢了。现在想起来,小李肯定早就觉察了我的奇怪举止,每当我稍稍落后一点,立刻就会感觉到他那只胖乎乎的手朝我伸过来。一股暖流传遍全身,我觉得心里有了底,有这样可靠的战友在身边还怕什么呢?

在距离敌人阵地两百米左右时,忽然间枪炮声大作,我方掩护火力打破了夜晚的寂静。我也觉得心里轻松了许多,因为各色曳光弹将黑夜照得如同白昼,我也能模模糊糊地看见那个假想敌的目标,再爬行几十米,威力无比的火焰喷射器就可以让它见鬼去了。可是随着我的一轻松,忽然间只觉得小肚子一阵膨胀,我知道膀胱已被尿液充满,糖尿病让我的小便随时喷薄欲出。没有时间解开裤裆,一股热乎乎的液体从两腿之间喷射出来。无所谓了,妈那个巴子,尿吧,该死的糖尿病,我操你祖宗八代!时值深秋,被尿液淋透的裤子并冰凉紧贴在腿上,让我忍不住直打哆嗦。

我摘下半自动步枪,掩护着小李,像一只大蜥蜴扭曲着往前爬。再爬几米就是一道干涸的小沟,那儿就是我们发动攻击的地点。我这时已筋疲力尽,四肢痉挛浑身冷汗,每挪动一公分都得用尽全身所有的力气。终于爬到了沟沿,我还没来得及变换姿势,眼前一黑就大头朝下往沟里栽进去,恍恍惚惚我看见沟里满是狰狞的像锋利的虎牙一般的石块。身不由己的我知道这次在劫难逃,脑袋瓜再坚硬也碰不过那些石块啊!这样的死法太让人难堪,说不定连个烈士都混不上,我会死不瞑目的。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个身影先我一步滚到沟底,我的脑袋重重地撞在那个身体上。小李一声不吭,艰难地爬起来,端起火焰喷射器,我迅速连接好击发开关,一道炫目的火舌射向目标,什么都不复存在,我只觉得身体像失去了重量,像一片羽毛般飞了起来。

三个月后,我们的锻炼提前结束,人群总是在不断地重组之中,我也要离开师部下到团卫生队走马上任了。饯行宴席上连长排长们纷纷为我祝贺,他们一杯又一杯和我碰酒。我却有些心不在焉。目光左顾右盼,我在寻找小李,寻找我的救命恩人。小李还是那样腼腆,他的脸红得那样可爱,我真不敢相信就是这个小孩在关键时刻用自己的身体挡住那些尖利的石块。要知道,他刚刚入伍才不满一年,这种舍己救人的精神应该是伴随着他的成长而来的,应该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善良纯真的美德。我握住小李的手,千恩万谢,他一个劲儿摇头,说谁都会这样做的。大家想想看是不是这样,你我敢说自己一定会这样做吗?失明之后,我和所有的战友失去了联系,二十多年过去了,小李也不知花落何方。要是他还能看见此文,一定得接受我的再次道谢,这样的恩情是需要几辈子偿还的。因为他救的不仅仅是我的生命,更为重要的是他那种没有任何迟疑的牺牲精神。以人为镜可以正身,小李不就是摆在我们面前的明镜吗!

网站seo是什么?有什么作用呢
胎记
如何网络营销推广?这些技巧你肯定不知道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