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池信息港

当前位置:

鹤舞月明 第六七五章 小浪花

2019/10/13 来源:河池信息港

导读

鹤舞月明 第六七五章 小浪花第六七五章小浪花“嗯,小清,我们三个一听到魔族复出的消息,立刻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现在什么都不知道,你

鹤舞月明 第六七五章 小浪花

第六七五章小浪花

“嗯,小清,我们三个一听到魔族复出的消息,立刻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现在什么都不知道,你好好讲一讲!”

“小红这小东西,就会拍马屁!”

仙府中的葡萄架下,又多了一张藤椅,却是小红亲自出手给王茹清编织而成,无论是样式还是颜色,比凤如山编的三张藤椅,高明了不知多少倍,慕容雪菲对小红赤裸裸的亲疏有别,也无可奈何。

小红显然知道谁才是自己的“财源”。

回到天星城,得知魔族复出的消息,凤如山三人自然不肯再在天星城停留,时间赶回了凤家堡。

狂风暴雨将至,每个人时间想到的,都是回家看看。

“大姐,魔族这次复出,军方整体上变得强势是不可阻挡的,特别是人类势力的外围以及人妖、人魔接壤的境,我们岐山境,嗯,是岐山四境,……”

仙府里的冰雾果,王茹清结丹时没有用上,但凤如山炼出的驻颜丹,肯定是少不了她一颗,凤如山回到凤家堡,驻颜丹已经给了王茹清,而王茹清到手之后,一刻也没有耽误的服了下去,现在心情极好,也顾不上给慕容雪菲计较,尽其所知的向慕容雪菲介绍起魔族复出之后,华夏大6之上的变化,以及对凤家堡的影响。

魔族复出之后

,至今再无大的举动,人妖两族,也摸不清魔族的实力以及魔族的打算,只好暂时按兵不动,暗地里秣马厉兵,为后面的大战做好准备。

像这样的大战,当然不同于一两个修士之间的争斗,胜负靠的是战部的实力,因此,各境之内,扩军备战都是在所难免,军方会越来越强势,是个人都看得清楚明白。

岐山四境地处人类势力的西北角,紧靠着尚未开的蛮荒之地,虽然现在周边还没有现魔族活动的踪迹,但军方自然不会掉以轻心,也不肯掉以轻心,岐山四境,是人类重diǎn防范,或者説经略,的区域之一。

“……,大姐,据説仅岐山境一个境,就计划要新增十几个常驻军团的战部,还要在边境险要之地修建大大小小的要塞,还有平时储存战备物资的仓库、调运战争物资专用的飞船基地、扩大军方院校的招生规模,训练基地、后勤基地、联络基地,事情多的数不清,岐山境热闹得很。凤鸣山区的六个要塞,已经开始动工了。大姐,岐岭境和岐山境也差不多,慕容家的炼器坊日夜不停,还是供不应求,听娘説老爹累的脾气都变差了。二姐,魔族擅于神识攻击,老爷的梦幻之春,嗯,就是碧水门的青莲映日,成了岐山境军方战部标准的配备,市面上根本买不到,夏院长前两天还在説千幻花种的太少,产量不够,有很多人找她想办法,她也帮不上忙,得罪了很多老朋友呢。”

王茹清唠唠叨叨的説了半天,端起小酒杯,心满意足的浅浅啜了一下。

按説魔族复出这样的大事,王茹清小小一名金丹,很多消息,她根本没有资格、也没有机会知闻,但别忘了林师吾和杨紫烨虽然角色不同,但都是各自门派中智囊型的人物,肯定不缺消息来源,而由于凤甘油的关系,凤家堡也不再是一枚无足轻重的棋子,凤如山不在,王茹清理所当然的成了凤家堡的代表,因此很多不为人知的秘辛和上层动向的八卦,就是一般的元婴修士,也未必比得上王茹清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金丹。

“这不可能!爹的脾气我清楚了,有活给他干,他只有更精神,脾气好的不行,哪会嫌累,一定是娘嫌爹没时间陪她喝酒。”

慕容雪菲对慕容峰的“毛病”,自然一清二楚。

“想不到梦幻之春有朝一日也会变得抢手起来,这一下门里可亏大了。”

林飞凤对王茹清微微一笑,轻轻的摇摇头,却懒得去理会夏院长真真假假的抱怨。

梦幻之春原本不是日常的消耗品,属于品的范畴,销量有限,碧水门青莲映日的生产、销售,平日都是林家在牵头负责,夏冰的老朋友,不要太多啊。

“小清结丹之后,不急不躁,思虑周全,举重若轻,长进很大啊。説话行事,慢慢有了一家之主的风范,可比我强多了,不再是当年的那个小侍女了。”

凤如山坐在藤椅上慢慢的喝酒,三个女人唧唧喳喳的,也没有他插嘴的余地。

……

“嗯,小清,军方闹他们的,这和我们凤家堡,和凤甘油以及旭飔又有什么关系?”

三人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胡扯了半天,当然,主要是王茹清和慕容雪菲在説,林飞凤偶尔插句嘴,凤如山洗耳恭听,慕容雪菲终于心满意足的又回到了正题。

八卦固然重要,总要説几句正事吧。

遥远的战争阴云笼罩之下,一切人、财、物的流动都会受到影响,物价、人心也会和平常有所不同,甚至人们聚会时的话题,也不再是男男女女之间的风花雪月唱主题,总之,生活变了,但凤家堡不过是和其他的小家族一样,不能改变什么,也不会有任何的特殊之处,慕容雪菲想不明白,魔族复出,怎么会和旭飔扯上了特别的关系。

也许她不是想不明白,她根本懒的去想。

至于古牧派,不就是旭飔吗,嗯,多再加上呼延兄妹。

“大姐,高纯度的灵晶,是军方批管制销售的物品,现在力度还不是太大,但根据娘和林老爷子都估计,一旦前线稍有风吹草动,和高纯度灵晶有关的买卖,根本不是我们两家説了算的,我们本来是打算,……。”

天元派和碧水门本来的打算,一diǎn也不复杂,至少对不考虑细节的慕容雪菲而言,并不复杂。

凤甘果树的售,向全部有意向购买的宗门公开,至于每年售的总量,当然是受控制的,而不同宗门之间的差别,表面上是大家平等的竞争,价高者得,实际上嘛,嗯,这个,里面的学问,就不是一句两句话説得清了。

凤甘果树是一棵树,不是一件制式的飞剑,每棵树都是的,肯定不能一模一样,品质上高低不一,有些差别,楚尘也没办法不是。

他的几个儿子还不一样呢。

但现在高纯度的灵晶成了高度敏感而紧俏的军用物资,做为提炼高纯度灵晶的材料,凤甘果树的生产、销售,必然会受到军方的注意,即使不是直接的压力,其他的宗门,也不会放过军方这张好大的虎皮。碧水门和天元派,或者説石落老祖和定心老祖的如意算盘,拨打起来,未免要小小的受到些干扰,至少不会再像两人想象中的那般悦耳动听。

来自军方的压力,谁也无法忽视,特别是在目前的大形势下。

至于会不会有风吹草动,嘿嘿,那就要看风吹草动的含义,是谁来下定义了,话语权,是一种真真正正的权力,有时候就是真真正正的灵石。

其实不仅是凤甘果树,凤甘油的生产、销售,更会受到相应的影响,其中关键的之一,无疑是成熟的凤甘油提炼师,这就不得不提到古牧派了。

魔族复出,人妖休战,古牧派决定整体搬来凤鸣山,借助于提炼凤甘油安家立业。黑狼山卢家一名筑基弟子,因为一名当红的歌姬,在新叶城中与一名来历神秘的“豪客”大打出手,据説两个人当时都喝醉了,卢家子弟小占了一diǎn便宜。不料几天后,卢家突然遭到了一大群不明身份流匪的洗劫,卢家的金丹全部身殒,筑基弟子也所剩无几,炼气期弟子更是伤亡惨重,大名鼎鼎的卢家,就此风流云散,黑狼山成了无主的荒山。

炼丹神师朴襄君,“偶然间”路过黑狼山,觉得黑狼山“山奇水浅,景色清幽”,决定在黑狼山“歇歇脚”,附近的几个小家族,也就死了打黑狼山主意的心思。

朴襄君不是一般的元婴真君,她不是凤鸣山的匆匆过客,她不仅是炼丹神师,还是凤家堡的客卿长老,凤家堡迅猛的展势头,凤鸣山的大小家族都感受的一清二楚,没有人愿意再去追究黑狼山中为什么突然多了一批带着奇异外地口音的修士。

据説,他们是生产修者,至少自称是生产修者,虽然看上去和普通的生产修者,有diǎn不大一样。不过他们大部分时间老老实实的在黑狼山忙乎,很少外出,更很少惹事,大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百巧门都不管,他们何必多管闲事。

传説中,百巧门的老祖莫空潇,在卢家出事之后,曾经去玄灵派走了一趟,回来以后面色阴沉,连续几个月脾气都很不好,不过既然是传説,真假如何,一般人就不知道了。

玄灵派和碧水门关系不错,碧水门的掌门,嗯,是前掌门,不就在凤家堡做院长,嗯,是院长助理吗!

在魔族复出这样的惊涛骇浪面前,小小的黑狼山的沉浮,只是一朵小小的浪花,小的不能再小的小浪花。

泰安性病医院哪家好
本溪妇科医院哪家好
揭阳癫痫病医院
泰安性病医院排名
本溪好的妇科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