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池信息港

当前位置:

火球似流星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河池信息港

导读

尊重知识科学的年代,专家当仁不让地夸夸其谈,什么灾害、战争、反恐、房价等等,人们关注的事儿,人们不解的情况,经专家一解析,那叫一个船老大带徒

尊重知识科学的年代,专家当仁不让地夸夸其谈,什么灾害、战争、反恐、房价等等,人们关注的事儿,人们不解的情况,经专家一解析,那叫一个船老大带徒弟,不知从何(河)说起,那知识程度是抓住头发就织布,自以为是(丝)。把人搞糊涂了自己其实也糊涂。却不知遇上了讲科学、讲程序的纪检干部,专家也得乖乖现原形。砖家,墙头都垒不直,回家抱谁谁去吧。   阮二终于躲过女性用品部服务员火辣辣的眼神,像只被砸了尾巴的老鼠,灰溜溜地逃出超市,心里暗暗骂道:要不是媳妇过生日,谁愿意来买乳罩?狗才愿意呢。他擦了擦脑门窘迫出来的热汗,紧跑几步登上了开往祥云大酒店的公交车,正值下班的高峰,车上人挤得都成了压缩饼干,要下车的还在人群中挤来挪去的蠕动着,阮二手中的乳罩一个没抓紧,竟被挤掉在地上。阮二看着急得干瞪眼,人挤得他连腰都猫不下,只得望乳兴叹了。好容易下去一大拨人,车内松快了许多,阮二刚要弯腰,听身后有人在说:“这车也太挤了,瞅,把胸罩都挤掉了。真是又挤天又太热,不定是那个姑娘没系好,被挤掉了。”听到这话,阮二的腰不自觉地伸直了,脑门上的汗又浸了出来,眼看就要到站了,阮二运了口气,一咬牙,一闭眼弓了一下腰,又被身后的话吓住了:“哎,这么新的乳罩,肯定是刚买的没系紧,这姑娘也太粗心啦,小姑娘没经验呢。”阮二定了定神心里说:我给媳妇买的,我怕谁呀?2百68呢。不容他再想什么车已到站了,阮二飞快地一猫腰一把抓起乳罩匆匆跑下车去,听见身后一个高音:“嗨,你们瞅哪个变态的,捡了人家姑娘的乳罩跑了,流氓!哎,别激怒他,这种狂躁型精神病,急了还不瞎砸乱砍,弄不好还会咬人呢。”立时,车上所有人的目光像激光射线一样,全都投向阮二,阮二心中火都顶到嗓子眼了,他怒不可遏地猛一转身,车上的人被吓得“呀!”地一声有的竟躲到车座底下,幸好车门关上了。阮二心里骂着:谁流氓?我流你了吗。他拍了拍乳罩上的尘土,心里骂着:我一个堂堂高级知识分子,今天真是受了奇耻大辱,以后打死也不给老婆买乳罩了,谁在买谁不是人揍的。骂完松了口气,他正了正衣襟急步走进酒店大堂。  今天是副市长杜丽的生日,42岁的她在官场能到这个位置,也算是佼佼者了。所以,前来祝贺的人很多,秘书小白跑前跑后地张罗着,阮二走进来,立即被热情地引到杜丽跟前,杜丽看了看丈夫紧勒着领扣,紧巴的穿着问:“你怎么才来?也不知道换件衣服。”阮二说:“我给你买礼物去了,请了会儿假,也没来得及呀。”“行了,行了。你能给我买的什么礼物呀?”阮二从怀里掏出胸罩来,杜丽“嗤”地笑出声来:“这个创意不错,不会又是你的同事出的馊主意吧?”人们关注的把目光投过来,杜丽站起来把胸罩往包里一塞,笑着说:“今天我们家老阮给了我个惊喜,待会儿喝酒的时候,谁要是猜对了,我就和他喝个交杯酒怎么样?”人们哄笑着,小白挤过来说:“杜市长,鲁市长到了。”声音虽不大,可人们听的真切,大厅顿时安静下来,只见几名着旗袍,笑容统一的女孩,分列站开,市长鲁智在众人的簇拥下款步进来。随着口令式的招呼,人们都落了座。杜丽歉歉身子说:“鲁市长真没想到您能来。”鲁智说:“米卢不是说过态度决定一切吗?何况市政府就这么一位美女,明明想看,却佯装不见,那才是虚伪,不是事实求是吗?”杜丽笑着说:“您真是走到哪里,哪里就一片灿烂。”鲁智自嘲地说:“哎呦,那我不成了傻老婆尿了吗?谁喝了谁笑。”众人一片哄笑,鲁智开心地说:“你看,还没喝就忍俊不住啦,老太太骑毛驴,乐颠啦。”杜丽笑着把酒杯递过去说:“鲁市长咱们边喝边聊?”鲁智一举杯爽朗地说:“咱把锣鼓点敲起来。”“好!”人们纷纷站起身来。这时,外面传来一阵轰轰隆隆的闷雷声,杜丽欣喜地说:“都闷了好几天了,也该下场雨凉快凉快啦。鲁市长您不仅带来了和风还把喜雨也捎来了,真是及时雨呀。”鲁智满面春风地说:“哪里哪里,雨是财,财是福是老天爷给你的一份藿香正气吗?”众人笑着举起酒杯。  面对着气氛热烈,欢声笑语,弹冠相庆的场面,秘书小白不时提醒服务员:快上热菜,再加一道火辣的吻,酒快喝完了再去拿两瓶,他这正乐此不疲的忙活着,手机的铃声响了,他匆匆接过电话,听了几句,火热的脸立刻被冷却了。他挤到杜丽身边和她耳语了几句,杜丽接过电话听完后,缓缓站起身来,这时鲁智的秘书也走进来,众人被瞬间的变化还原了。鲁智和杜丽交换了几句,对小白说:“你在这支应着,我们去一下就来。”说着和众人摆摆手,急匆匆走出屋去,屋里的人们立刻问小白:“发生什么事啦?”“什么事也不该这么不开眼呢。”杜丽的弟弟杜江过来拍拍小白。小白咧着嘴说:“没啥事,上边来人了,他们得去接待一下。”听到这话,人们又开始热闹起来,只是温度不再像先前那么火热了。  到了后半夜,阮二才等到疲惫不堪的杜丽回家,阮二一边递上热茶,一边埋怨道:“你怎么去这么半天,哦,人家送的寿礼我让司机都拉回来了,也不知道谁还送了个能吹气的橡皮人,说是跟真人一样大,你说咱都这把年纪了,谁还往屋里摆那玩意儿。”杜丽喝了口茶,仰在沙发上,阮二知趣地止住了话题。看着深锁双眉,愁容不展的杜丽不解地问:“到底出什么事啦?”杜丽没精打采地说:“哎,刚才下这么一阵雨,把市中医院新建的住院楼给淋塌了。”阮二不屑地说:“嗐,多大点事啊,淋塌了处理那些偷工减料、赚黑心钱的包工头不就完了。”杜丽说:“可厂房还压死了三个躲雨的孩子。”阮二气愤地说:“对这种黑心的老板,还犹豫什么?该逮的逮,该杀的杀,要不还有啥安全的地方。就说喝的牛奶有三氯氰胺,吃的白面有漂白粉,油条是地沟油炸的,鸭蛋是苏丹红腌的,下顿馆子吃的是打激素的鸡蛋,瘦肉精喂大的的注水肉,避孕药的黄鳝,打个疫苗也是假冒的,吃点药竟是毒胶囊,盖个房也是偷工减料的,这人的道德都让狗吃了,地球还让人活吗?上哪说理去。对这些人就该恢复一条律法:斩立决!”杜丽不耐烦地一拍茶几说:“你知道盖楼的是谁吗?是你小舅子我的弟弟,杜江。”阮二愣了一下:“杜江?怎么是他。”杜丽说:“你也不问清楚了,就满嘴跑火车,还什么斩立决?你还反清复明呢,一脑瓜子封建残余。”  阮二端来洗脚水,劝解地说:“杜江犯了事是他自个儿的事,你关照一下,少弄几年不就得了。唉,一个钉马掌的也去修汽车,杀猪的也能动手术,这小子没那金刚钻,揽个破瓷盔干啥?”杜丽踢了他一脚说:“这年头儿,谁还不是想多赚个钱吗?连和尚也不愿意呆在寺庙里啦。谁还像你整天捧本书还想感动世界,还什么找一个支点就能撬动地球,傻子也知道根本就找不着。我说你们家是不是上辈子干木匠的,有遗传呢?”阮二不解地问:“干木匠咋啦?”杜丽哼了一声说:“就知道凿死铆,”阮二说:“那有啥不好,说明咱实诚、耿直。哎,咱也早点睡吧,明天明明要参加作文比赛,我还得去送他。”杜丽边擦着脚边说:“那你就先睡吧,我得再待会儿。”阮二说:“还是骨肉亲呢?你都忙了大半夜了,还不要命啦。”杜丽一板脸说:“闹不好还真不要命啦,杜江的活儿是我说过话的,要是真追究起来,哎。”阮二怔怔地看着杜丽,平静了一下说:“你真不该管他的事。你说你为了今天,没黑没白的工作,不是加班就是陪领导,孩子都没管过,更甭说打扫一下家了,能混到今天容易吗?为了别人自个儿又回到旧社会,太不值了。“别说了!”杜丽打断阮二的话:“我知道你看不上他。可走到今天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你们日子过得好一点,生活的风光点,一点屁大的事都提什么质疑,太过分了,要是一点特权都没有,谁还愿意当官。你也别给我上什么课,想想怎么让我过了这道坎?你不是充满智慧,超越理想,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吗?拿出你的聪明来,把这盘游戏玩下去,这才是你的本事呢。”阮二坐在沙发上眯着眼苦苦思索着,猛地一抬头说:“你回来之前,我一直在看电视剧西游记,那如来手指一弹,飞来一个火球,一下子把山上的巨石炸得碎石横飞,山河改道。依我看要想摆平这件事,的办法是……”杜丽听完阮二的想法,顿时眉开眼笑地说:“看来你还不是天桥的把式,洗衣服不用搓板,有两手。好了,事不宜迟,我马上回机关去布置,等把事儿摆平了,咱再睡个消停觉,也让杜江好好请请你。”说着站起身来就要走,阮二说:“那你快去吧。”赶紧把提包递过去,杜丽接过包从里面掏出胸罩问:“哎。这个是你给我的还是给别人买的?”阮二吞吞吐吐地说:“当然是给你买的。”杜丽拍了他脑袋一下:“瞅,把你吓得那样儿,做贼心虚。”说完一转身走了。  第二天,报端刊载了一条消息:昨天下午,我市遭遇雷雨天气,闪电中落下一个火球,将市中医院正在施工的住院楼击塌,据附近的目击者说:“火球落下来,正砸在住院楼上方,随着一声巨响,住院楼被炸塌了。”据气象专家分析,这种落地雷现象在我省已出现过多次,据记载明朝永乐年间……事故发生后引起了市领导的高度重视,市长鲁智、副市长杜丽都在时间赶到现场指挥抢险救灾,有关部门的专家也陆续到达了现场,对灾害进行评估分析,并在短时间内在对现场分析的基础上认定是一起自然灾害,排除人为破坏的因素。据悉,市政府要求建设施工单位要做好雷雨天气的防护工作,必须安装避雷设施,并在近期将对建设工程安全生产进行联合检查……  纪委执法室的大老李看罢报纸递给身边的孙铁说:“你看,在今天这个神奇的世界里,真是什么奇迹都可能发生,作为一名执法干部要用透视的眼睛去看这些问题,不能让表面现象所迷惑。”孙铁浏览了一下报纸说:“人家专家不是说……”“专家?”大老李插过话说:“专家,有的是砖头的专,是酒杯一端,政策放宽的近视眼,是火到猪头烂,钱到公事办的迷糊蛋。”孙铁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天又阴上来了,天际传来沉闷的雷声,大老李笑着推开窗户:“又要下雷雨了,看有没有火球再现一下西游记的情景。”正说着许莹把一份材料递给大老李,大老李认真看完材料说:“看来,今年的雨不小哇。”  这个杜丽可不是一般的女人,此人正值妙龄的时候,是朵人见人爱,车见爆胎的大丽花,她人长得并非有多漂亮,但标致、大方,这么说吧,既有卖火柴小女孩的可怜,邻家闺女的乖巧,又具备摊煎饼大嫂般的热情,既婉约又豪放,所以,惹得男人们像没头苍蝇一样围着轰轰。高中毕业后,她得到一个领导的赏识,在自愿或者半推半就过程中,顺利地被招到县政府机关。杜丽人很聪明,很快明白了当今流行的潜规则、明规则,频频使用貂蝉含羞放电的技巧和孟姜女小手推长城的力量,事业和进步得到跨越发展。虽说年龄已过40,依然姿色不减,而是像成熟的水蜜桃一般,另具风采。不像其他同龄女人,如同滞销的美国蛇果,甘肃的花生,张北的卷心菜,只等着霉烂变质了。正因为如此,杜丽才能说服鲁智,顺利平息塌楼事件。  这天,杜丽邀请鲁智到温泉城泡澡,俩人来到一个绿荫环抱的小池塘,鲁智作了个深呼吸说:“听说这的温泉不错,常来泡泡能治病。”杜丽扭扭腰说:“当然不错,听说去年夏天来了个老爷子,身体僵硬的得坐轮椅,在这住了一个月,没付账竟骑着自行车跑了。”俩人说笑着下了池塘。鲁智费力地蹲下白胖的身子,忧郁地说:“这件事总算是告一段落了,可按下葫芦浮起瓢,听说有人在搞我们城市改造拆迁方面的材料。这可不是捕风捉影了,前天土地经营中心刘主任给我打电话,说有人要审计一下预存资金账目,开始我以为是例行审计,后来有人告诉我此事市纪委也参与进来。看来,咱们不能掉以轻心呢?”杜丽楞了一下,撩起水花淋着洁白的肌肤,仰头看着天空说:“是谁在背后搞我们?必须弄清楚,不过也不用怕,我估计也就是下边的投诉举报,还不是为了多要点碎银,几个小毛贼翻腾不起大浪来。”鲁智把浴巾披在肩膀上说:“你可别小瞧了他们,乡镇工作你也干过,就说咱机关车棚看门的老驴头,看上去猪头猪脑的老实厚道,甚至还有些呆头傻脑的,其实他脑瓜子在不停的转,人家在琢磨事儿呢,有个外国老板不是说过吗,中国人每人脑子里都有一部孙子兵法,什么离间计、反间计、美人计……熟若家常菜,鸡鸣狗盗,栽赃陷害的计谋应用自如,比世界其他民族多一根筋,这就是现实的残酷之处。”杜丽伸伸白皙的小腿笑着说:“要不您总比我进步快呢?太有才啦。”俩人都笑了。杜丽叹了口气说:“人家既然已经刮风了,咱也得备把雨伞防他下雨。我马上布置一下,先稳着点,不倦裤腿不过河,不摸底细不开腔。”鲁智一仰脖子把身子沉浸水里,露出脑袋说:“打死也不说,醉死也不认那壶酒钱!”杜丽说:“直接,痛快!”鲁智忽然盯住杜丽洁白的胸脯,再看看杜丽仪容靓丽、巧笑灿烂,一双白嫩的大腿在裙裾下飘拽荡人心旌,好花乘看半开时,好酒宜在半醉中。鲁智趁机抓住杜丽的手轻轻抚摸着低声说:“晚上我在宾馆……”杜丽忸怩地说:“人家不方便吗……”鲁智哈哈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说:“我先走一步。”杜丽也站起身来说:“我得先回机关一趟,给。”说着把手包递给鲁智说:“我上个洗手间。”鲁智在楼道等了一会儿,只见杜丽摇晃着走出来,把手里拿的内裤递给鲁智说:“老兄拿好了,我怕掉在厕所里。”鲁智淫邪地笑笑,把内裤放进包里,拿起手机。 共 881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造成前列腺钙化产生的原因是那些
黑龙江好的医院治疗男科
云南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标签

上一页:美人花

下一页:有你的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