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池信息港

当前位置:

渔舟跨里的传说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河池信息港

导读

回 奉圣谕举家迁徙 遂牛愿均保割草  江西丰城湖茫里,活跃着这样一群人: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赤脚下地,洗手吃饭。开荒垦地,植

回 奉圣谕举家迁徙 遂牛愿均保割草  江西丰城湖茫里,活跃着这样一群人: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赤脚下地,洗手吃饭。开荒垦地,植树造林,播麦种稻,喂猪养鸡。三余之时,读四书,学书法,唱调子,舞龙灯,填词作赋,舞枪弄棒,日子过得既富足有余又多彩多姿。  他们,就是李氏族人。  一天,李氏族人聚集祠堂,商议农耕之事。忽地,门外有人高呼:“圣旨到,里长李均保接旨!”  李均保暗自揣摩:我等族人,自来江西后,可说是低调为人,诚信谋事,从未于人前炫耀,何事惊动天子?忙率族人长跪于祠堂门外低头应答:“草民李均保领旨!”  传旨官朗声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江西之地,人满为患,道路榛塞,食物匮乏。着里长李均保,率李氏族人,火速迁往湖广,为国分忧,为民造福,不得延误!钦此!”  “领旨,谢恩!万岁,万岁,万万岁!”  传旨官走后,族中有人不服,愤懑之言,脱口而出:“想我李氏,源出羸姓,历史悠长。自皋陶为尧大理(司法長官)始,历虞夏商,世为大理,以官命族为理氏。纣时,家长理征,以直道不容於纣,得罪而死。其妻不甘心坐以待毙,率子逃出家门,流浪四方。幸有李子果腹,得以活命,生息繁衍。因感恩李树,遂改‘理’为‘李’姓。此后李氏,氏族望,人丁兴,分布广,英杰多,贡献大,建大成西凉等政权十二,称帝者达五十八之众,曾为国姓,为显耀。现今却要听从那叫花子呼来唤去,实不心甘!”  李均保摇手相劝:“此言差矣!俗语云:好汉不提当年勇,英雄莫问出处。我观当今天子,虽出生贫寒,然卓识远见,眼光独到,并非夜郎之徒,井底之蛙,众人稍安勿躁,遵旨便是。”  领了川资,李均保等族人,满含热泪,回望住过房舍,摸摸村前柏树,怀揣祖宗牌位,身背简陋行囊,与各地移民一道,组成浩浩荡荡之迁徙队伍,依依不舍地离开湖茫里。多少回雨雪风霜,多少度骄阳毒烤,历经长途跋涉之艰辛,终于在湖南麻阳杜庄道义冲落脚。  “既来之,则安之。何况朝廷给了我等水田十五担,免税三年?”李均保劝慰大家,“过去业已过去,未来靠我等创造。我深信,树挪死,人挪活,只要我等不惜汗水,定会在这里扎下李氏根基!”  一天夜晚,李均保躺在床上,迷迷糊糊之间,老水牛跑来,祈求之眼望着李均保,可怜兮兮:“主人哪,入冬以来,吃的油煎糍粑,喝的红糖泡水,腻意早生,给点嫩草换换口味如何?”  李均保劝老牛:“老牛呀,将就点如何?这天寒地冻动,滴水成冰,皑皑白雪,四处茫茫,何处去寻嫩草?”  老牛长长地叹了口气:“唉——嫩草遍地皆是,无奈主人怜悯之心不似从前,畏风惧寒,是故以雪大为由,推三搪四,不肯去割。”  “非也!老牛耕田耙地,推碾拉车,勤勤恳恳,兢兢业业,我等感恩不尽,未敢存丝毫怠慢之意。设若老牛道出嫩草所在,不管多远,无论多难,均保也要为你割来!”李均保拍着胸脯向老牛保证。  老牛说:“主人附耳过来,老牛与主人细说……”  次日,天刚放亮,李均保换上九耳糯禾草鞋,身背厚背薄口镰刀,顶大雪,冒寒风,按老牛指点,寻觅嫩草。  翻过一山又一山,穿过一垅又一垅,哪里去寻老牛所述之地?李均保心想:寻不得嫩草事小,失信于牛事大。既答应,纵然脚板磨穿也要找到。此时,北风呼啸,雪飘如絮,纷纷扬扬,铺天盖地。李均保深一脚浅一脚,爬上一座叫大坡脑的山顶,犹豫着四处一望,心里不由自主地暗自惊叹:脚下这座坡与陈家坡相对,恰似一母一公两巨龙,正在盘旋起舞,将左手边那座山——犁嘴洞当宝珠戏耍。好一幅双龙戏珠图,属十贵之地之首贵——一贵青龙双拥!  李均保举目细看,母龙腹部处(大坡脑山腰),冰雪不冻,流水潺潺,春光澹宕,香气氤氲,烟雾缭绕,紫气升腾。一大片茅谷草,柔枝嫩叶,翠色欲滴,正舒展着叶片,恰似青春绝俗之少女于风中轻盈起舞。  就在此地!李均保一阵惊喜,顾不得疲劳,赶紧上前,“唰唰唰”一口气割了一担嫩草,兴冲冲赶回杜庄道义冲,与族人一商量,决定定居于此。  “既然在此安家落户,总得有个村名,否则,怎能与外界交往?”迁居那日,李均保与族人商量给这里取个村名。  有人提议:“此地葬有无主苗坟无数,就叫苗坟坡可好?”  提议当即被人否决:“不妥不妥,村名含有‘坟’字,大不吉利。”  “到处皆雪,唯此处空出一地,方圆一里地之内,别无人家,空乃缺之意,再者,缺,不满足也,兆示我等幸福无边,快乐无涯。不如就叫缺里,以为纪念。”  大家都在为取个好村名而冥思苦想,有说“苗人谷”,有讲“苗子坡”,也有提议“李家坡”,但都不是那么如意。  李均保朗声说道:“李氏族人,不远千里,自从江西来此,历经千辛万苦。为觅得一安身立命之地,既行千里,何惧再跨一里?再讲,‘跨里’二字拆开为‘足、夸、田、土’,只要我等脚踏实地,不夸夸其谈,何愁无有田土?是故,均保建议村名就叫跨里,此乃告诫李氏后人,谋幸福,求和平,务必一步一脚印,不怕吃苦,不畏劳累,更不惜流血流汗,乃至献上性命!”  “好,这村名好!”族人赞同。    第二回 美姻缘上天促成 好画绢鲜血点就  去跨里约一里之地,有个地方名木墩坳。下木墩坳两三丈远,有一天然溶洞。洞内石笋林立,似下凡仙子,如擎天巨柱,像月宫玉兔,形状各异,美丽神奇。一股清自洞中流出,时缓时急,叮咚有声。洞外绿影婆娑,奇花异草遍布。尤其洞口牡丹芙蓉,分立左右,绿叶含粉,萼片落红,婀娜多姿,亭亭玉立,格外引人注目。  每逢三六九,黄昏时分,牡丹、芙蓉幻化成美女,攀上洞口那对柏树,分坐树杈之上,飞针走线,挑花绣朵,专心致志,旁若无人。是故,人们称此洞为插花洞(本地方言中,插就是绣的意思)。  一日,李均保肩挑干柴,路过插花洞,于洞门口歇气,见芙蓉、牡丹,枝头耷拉,叶片低垂,花容失色,奄奄一息,爱怜之心,油然而生。二话不说,急忙鞠水浇之。  忽地,“嘭”地一声,冒出青烟两股,随之跳出两美女,一高一矮,二八佳人,仙姿佚貌。事出突然,李均保倒退数步。  两美女齐齐走来,脸带羞涩,曲手弯腰,施礼谢过。  李均保立定身形,急忙还礼:“敢问两位姐姐,为何愁眉紧锁,笑容难开?”  高个美女玉唇微启,嘤嘤之声,荡魂涤魄:“小女牡丹,她名芙蓉,原本王母娘娘跟前侍女,因犯天条,被罚在此。”  “哦,原是上天仙女,冒犯冒犯。”李均保连忙还礼,“上天有甚可恋之处,此地胜过天堂千万倍。”  “大哥所言极是,众神讯问何处美,人间仙境数跨里。只是,只是……”芙蓉连忙答话,却又脸露难色。  李均保见牡丹芙蓉似有难言之隐,言语试探:“为何欲言又止?俗语云,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姐姐不妨道出实情,或许能觅得良策,为姐姐化解。”  “化解?”牡丹脸色更忧郁,轻声说道,“绣花,能否?”  芙蓉补充道:“王母娘娘令我姐妹,务必在娘娘生日之前绣好百鸟朝凤图,若迟延半个时辰,定当重罚。眼看日期临近,那凤眼老是绣不好,我俩束手无策,因此萎靡不振。”  李均保欲一心助人,哪管管天高地厚?朝芙蓉伸手:“拿来一看?”  芙蓉手一伸,将那幅百鸟朝凤图递给李均保。  李均保伸手接过,不觉“哎哟”一声。  “怎么?”牡丹赶紧上前,拿着李均保的手仔细一看,原是不小心,被绣花针刺中了中指,殷红的血流了出来,滴在画绢之上。  李均保急了,连忙把手从牡丹手中抽回,急忙道歉:“快看看,绢布弄脏了没?是我不小心,罪过,罪过!”  芙蓉脸带愧色:“要怨怨我,忘了绣花针还别在绢画之上。”  三人正要打开绢画察看,忽地一阵香风,将绢画刮走。旋即,飘来一团五彩云霞,轻轻托着,冉冉升上天空。  李均保急得汗水直冒,“噗通”一声,双膝跪地,连磕三个响头,呼天喊地:“这不是要命了么?”  此时,天空传来说话声:“众人莫慌,绢画唯沾上善人之血,方能升天。况李均保与牡丹芙蓉有三年夫妻之缘,好好珍惜吧!”  三人跪地仰天长拜:“多谢观音娘娘,多谢上天成全!”  拜毕,牡丹交代李均保:“夫君,我俩先行,请随后就来。若是夫君家对门那棵柏树旁边的牡丹、芙蓉花开,拜上三拜,方能洞房花烛共度良宵!”说罢,一阵青烟袅袅,消弭在去跨里的路上。  李均保三步并着两步,急匆匆赶到家对门的那棵柏树边,果见两旁各开着一朵花儿,牡丹富贵,芙蓉娇艳,颤巍巍,飘飘然,光华四射,香气袭人。纳头三拜结束,人未起身,只听整个村里“轰隆轰隆”四声响,穿云裂石,震耳欲馈。  李均保起身定睛一看,牡丹、芙蓉早已站立身边,羞答答,更是楚楚可人。再观柏树底下,一股泉水涌出,小水桶般大小,哗哗有声。  牡丹见李均保看得呆了,轻轻拐了一下,告诉李均保:“玉帝旨意,着令双龙护佑跨里,并开出井水四处,供大家饮用灌溉。”  “因是双龙开出之井,可叫澎水垅。”芙蓉手指对面告诉李均保,“男人喝了那井之水,行走四方,无阻无碍,顺风顺水,是故称为四方井。”  “若遇洪水,大家可饮那座老井之水。放心,那水永不浑浊,即使洪水漫进井里,井水依然清可见底。”牡丹指着右上角告诉李均保,“第四座井,水质细腻,揉凉粉爽滑可口,磨豆腐凝结快速,且放上一两天,不会变馊。”  李均保听说之后,朝着牡丹、芙蓉跪地又是三拜:“多谢仙女姐姐,多谢上天保佑!”  牡丹、芙蓉双双将李均保扶起:“夫君不要多礼,一则我等有缘,二乃夫君自修所致!”  自此,跨里风调雨顺,六畜兴旺,人们无病无灾,安居乐业,和谐相处。  至今,跨里还有这样一个习俗,凡是新嫁娘首先必须在长辈带领下,提着刀头牙盘,摆上斋粑豆腐、四时鲜果,到澎水垅烧纸焚香,跪拜牡丹芙蓉和柏树。否则,轻则夫妻不和,终身不育;重则疾病缠身,无药可治,不能白头到老。    第三回 堵大路嫂子戏叔 讨口风沅洲赴考  太阳红着脸,恋恋不舍地躲进犁嘴洞山背后,村前那高高柏树之上,猫头鹰“哥,哥——”地叫唤,长一声短一声。墙角下,虫儿“吱吱”,嚷个不停。  李逢宗一头扎进书房,点燃桐油灯,聚精会神地看书。  李逢宗的嫂嫂见之,心里不悦,跑到婆婆房里告状:“婆母大人,你看老弟,夜夜读书至半夜,又不见读出个名堂,浪费灯油。”  婆婆正色劝道:“媳妇啊,李氏祖训,敬贤师,重学识,勤读诗书。读书乃修身养性,立德明理,非为做官发财。宗儿喜好读书,那是好事,费点桐油又有甚值得可惜?这样的话,今后不要再说。不然,家法伺候,族规难饶!”  “是!”嫂嫂唯唯诺诺,蔫蔫退出房里,心里闷闷不乐:你要读书么,待我想个办法,让你瞎子点灯白费蜡!  七月十五,一家人围坐在堂屋过七月半。饭前,李逢宗起身朝母亲深鞠一躬:“禀告母亲大人,孩儿自幼读四书,习五经,吟诗作对,苦练八股,为的是科场得意,光大门楣。眼看乡试在即,孩儿意欲沅洲府走一趟,恭请母亲大人恩准。”  母亲微笑着点点头:“宗儿参加秋闱,这是好事,哪有不准之理?至于中榜与否,另当别论,历练一番,交交朋友也在收获之列。”  次日大早,李逢宗拜别母亲,带着书童出了家门。不一会,悻悻而回。母亲不明就里:“宗儿,为何回来?是否忘了什么东西?”  李逢宗告诉母亲:“回禀母亲大人,孩儿不想去了!”  “怎么不想?”  “碰到晦气之物,兆头不好。”  “什么晦气之物?说出来,为娘替宗儿解解。”  “孩儿带着书童,刚刚走至总大门,嫂嫂面对孩儿,张开双腿,坐于门坎之上,笑眯眯地呼唤孩儿名子,并递给孩儿一根黄瓜屁股,三个熟鸭蛋。嫂子这分明是诅咒孩儿啊!更何况众人都说,清早遇女人,万事做不成!”  “哦,原来如此!你嫂子脑子被水泡过,莫怪。宗儿附耳过来,待为娘教儿一破解之法。”  李逢宗怀怀疑疑地走近,听母亲说完后问:“这,行吗?”  “行!”母亲笑着告诉李逢宗,“包我儿下笔如神,文章锦绣,榜上有名,光宗耀祖!”  李逢宗带着书童再次走到总大门,嫂子还在。便要书童放下担子,一把将书童举起,走到嫂子跟前:“嫂子,你看老弟在做什么?”  嫂子一看,随口答道:“老弟是举人呀!”  “嫂子,你坐在那里,真的像举人!”  “你才是举人呢!”  “什么?听不清!”  “你是举人!”  李逢宗连忙放下书童,朝嫂子深施一礼:“谢嫂子吉言,老弟一定会载誉而归!”  乡试结束,李逢宗果然高中。 共 19949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内分泌性不孕
哈尔滨的医院治男科
云南哪家专治癫痫好
标签

上一页:棺材里的风

下一页:生死循环的交替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