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母亲的韭菜花田雅静

2018-08-08 19:15:28

□ 田雅静

小时候夏末秋初的季节,午后的斜晖清浅而柔和,风也逐渐凉起来。韭菜花开成一个个小雪球,开成一片雪海,甜香引得无数蜜蜂在花海上空飞舞、采蜜。母亲的身影也在花海中。半花半果的最宜腌制咸菜,母亲将那些合格的花儿一簇簇掐下来探水钻
,装进编织袋里。绿白相间的花田里,俯身捋花的母亲,两条长辫子垂在胸前,她时不时直起身,用袖子蹭一下额上细密的汗珠,又猫下腰继续工作。整个下午都在重复同样的动作,脸上却是带了微笑的,那花开得那么欢,头状花序硕大饱满,是会令人喜悦的,它是我那一年后半学期的学费或者一件长袖衫吧。

那一片花海成了一片黄绿相间的浪潮的时候,韭菜花便走上了集市,走上了人们的餐桌。我觉得若是吃新鲜的韭菜花,花多果少的最为香浓甜冽,如果是冬藏或是春来接青黄,还是花少果多为妙,便于腌制和保存。

老屋的厨房是在正房的外间屋气保机
,一进外间屋门儿,一边一个锅台。那个时候房子没有天花板,那些屋顶的檩条、椽子和苇薄露在外面,从屋脊往下斜伸排列,一抬头就可以看见,墙壁倒是抹了白灰的薄壁黄铜管
。一口大水缸在老木门后面,水缸旁边就是锅台了。厨房里的光线总是不太明亮,母亲的身影就是在这样的一个房间里,恬静的脸上总是挂着一丝笑意。在那里守着一堆韭菜花,一朵一朵择,将干枯的花去掉,花柄也掐去,放在一个大搪瓷盆里洗濯。大约要洗十来遍才算洗净,母亲从水缸里舀水,也得蹲下、起来十来次,然后将其在笊篱上控干,放在菜板上剁碎,成渣成沫,收进盆里,放上大盐。如果赶上面梨熟了,或是晚黄瓜下来,都可以掺一些进去,味道会更好。这时老菜坛子该登场了,全部储存进去,以备冬日菜蔬少时之需。

说是储备腌菜,从腌的那日起,一早儿一晚儿的餐桌上,韭菜花和豆豉(老妈亲自做的腌菜的一种)一样,成了不可或缺的一道小菜。若是因为其他的菜肴多而忘了端或不必端,祖母或者母亲就会下意识地问一句:哎,那韭菜花呢?仿佛少了它就不叫一顿饭似的,我赶忙小跑着去厨房,从碗架里将其请出来,滴上两滴香油,捧到饭桌上去。那时香油也很金贵,母亲是不肯也不舍多放的,使得我们从小也格外节约。不像现在,香油都快将咸菜泡起来了,那时的韭菜花可没享受过这种待遇。

记忆里吃韭菜花的样子,是掰半块新贴的玉米饼子,用刀从中间劈开,加上一层韭菜花,母亲一块,给我也加一块。因为饼子掉渣,韭菜花也发散,一个手拿着吃,另一个手接着,咬一口,特别香。因为是学着妈妈的样儿,吃着吃着我们娘俩就会相视而笑。记得妈妈当时是说:不能糟蹋粮食,否则老天爷不管饭吃。母亲过怕了穷日子,至今勤俭节约。我是眼见着、跟随着母亲一路进过田、下过地、帮过农忙,深知父母亲那一辈人的不易。虽然没像祖母那样历经战乱,但他们赶上了吃大锅饭、挣工分,赶上了上山下乡、知青插队,赶上了新中国历史上三年最困难的时期,赶上了大变革,流淌的汗水可以汇成溪汇成河了。

多少年过去了,岁月老去,有一种记忆却在时光里永远不老,母亲捋韭菜花、择韭菜花、腌韭菜花的情景总是在我的眼前浮现。不知不觉间,我竟将韭菜花与豆豉的做法与吃法延续到自己的小家里来,虽然儿子不太喜欢吃,可是我是觉得特别亲切的,这碟小菜被我用最喜欢的小青花瓷盘儿盛着,每次在餐桌上品它,心中就会升腾起一丝暖暖的情愫

(:water)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